翡翠—賭石之路 <7>—翡翠課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柿柿如意

柿柿如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翡翠—賭石之路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如珠寶教育中心www.junous.com.tw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如翡翠實務班講師 王勝昭

一、前言
人世間沒有後悔藥,當你不懂行時,不知錯過多少天賜良機,那些機會只要你抓住一二,或許抵得上你後來一輩子的努力。
這一天,大清早從桃園出發,途中搭了三班飛機之後,再搭兩個小時的車才到了中緬邊境的目的地,安頓好住宿,休息一晚之後,明兒個一早便開始這一趟的賭石之旅。
二、前往翡翠的賭場
搭車到玉石場,約十到十五分鐘。一靠近場子,一張張黝黑的臉,張大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你,並習慣性的從頭到腳把你打量一番,一眼就看穿你的來處,並且用你聽得懂的語言來招呼你,或許你正納悶?但是,誰都知道,他們連石頭都能看穿了,何況是你!而且任何人都可以發現,你跟當地人長得不一樣。
走訪了幾家公司,看了幾批磨掉皮殼的翡翠原石,談好價錢,做成交易後,便與貨主建立了基本的朋友關係,生意一旦做開了,更進一步告訴貨主,自己想要的貨的種類,然後就會有一群人,翻遍倉庫每一吋角落,盡可能去滿足你的尋寶需求,並且會努力的撮合每筆生意。
三、坐上翡翠的賭桌
隨後,我便被引領到一位玉石老板的商號之中,走進毫不起眼的攤子背後,一個由簡易的木板隔間而成的小房間,並由4、5個人負責顧守。在裡面進出的每一個人都全程由監視系統監控,我想,連你挖個鼻孔都會有人看得一清二楚。
進入室內,看見一張鋪著白色塑膠布的長方形交易桌,一盞老舊昏黃的檯燈和一桶清水(註一),以及幾把充電中的大型強力手電筒(註二)。這就是一張營業額相當可觀的翡翠賭桌。然後,我被邀請坐在桌前,一道道端上桌的,不是熱騰騰色香味俱全的菜餚,而是一顆顆冰涼涼,大小不同,顏色迥異的翡翠原石。
仲介者口中嘟嚷著你聽不懂的緬文也不斷地翻出各類奇型的原石,試著去掌握你的愛好和試探你的財力和眼光。
這些不同場口,不同貨主的原石,在他們口中,如數家珍般介紹著它的場口出處,重量和特色,開窗水口和顏色的表現等等,同時也竭盡所能地,用不流利的中文表達出每個原石的過人之處,試圖勾起你對它的響往和渴求。不露痕跡地一步步引你進入一刀窮,一刀富的賭局之中。一抹抹親切的微笑,一縷縷迷漫在空氣中的煙味,都是想快速促成買賣的催化劑。
一上桌,先是一堆去了皮殼的各色冰種小原石,紫、黃、白色等等,用一種超乎你想像的低價賣給你,這是一個包裹著糖衣的毒餌。再來一個黃岩砂,半山半水的毛料,可惜粒子結晶太粗,種不好,顏色也因為紅霧的關係而偏藍。接著又來一個種嫩的新場石,帶皮白岩砂,遠遠用燈一照,整個子透亮但是場口不對,種也不夠老,買了肯定後悔,切開來更是沒有預期中來的好。翡翠原石如排山倒海的來,把桌上都疊高了……。
看了大半晌,我搖搖頭一再的說“不對庄”並問他有沒有摩西砂的毛料,隨即,他便翻箱倒櫃找出了三塊料給我,雖然大小不夠做手鐲,但是種夠老,皮殼砂尖又立,糙手感十足。肯定是種好又翻水的好料,雖有大裂但幾乎神敲,沒小裂,估價和取貨都容易判斷。由於毛料對庄,價錢也不錯,就順利談買了下來,是一件好的掛件花牌料。
另一個登場的,它的皮殼,是個白岩砂,種夠老,標準的摩西砂廠口皮殼毛料。約拳頭大,皮全剝光了,幾乎是明貨,開窗處帶銀灰色,燈打全透,乾淨無棉是一塊上好的戒面料,完整的程度讓人要切開它都覺得不捨。
若能取出一個純白無瑕的大戒面,都值個幾十萬。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當然不能輕易錯過,價錢就在一陣陣推拖拉扯的還價過程中成交,興奮地將它拿下並簽上名,給了錢握了手(註三)。我心裡正想著,生意一但做開了,後面看貨就好談了,便就說拿些色料貨看看吧!彼此都露出了淺淺的笑,彷彿好戲將要上場。
四、眼光、經驗和心理戰
包裹著原石的小麻袋似乎是這場賭局的開端,隨著它層層被緩緩揭開時,一場訛詐的諜對諜攻防也正式展開。
揭開後,一個黑烏砂蠟皮殼的翡翠原石,靜靜地躺在以白為底的桌布上。抹上了水,用燈在石頭表面探了探,找找皮殼上綠松花的表現,在環顧了整個石頭之後發現了一整片的綠色表現(色徵),把我的臉都映綠了,隨即抬起頭詢了個價,他說人家給過八十萬人民幣,貨主不讓賣(表示低於八十萬人民幣是談不成的) 。我再仔仔細細端詳了一番並且心裡盤算著切磨後的顏色、種水、和綠色貫穿的厚度、取料的質量和多寡,並盤算所有的工資與開銷的問題,便也還他一個價(低於他要的最低價),他點頭微笑,希望我再多加一點,好讓他去跟貨主談,我堅持不加價,因為我盤算過,只能看到這個價,其餘被蒙在玉肉裡的種跟色與毛病,沒有人能有把握它將會是如何如何,正如前輩的經驗所說:“神仙難斷寸啊!”這是我不加價的最主要理由之一。
旋即,我又看了一個長得像龜殼般的黃夾綠的黃岩砂皮殼原石,開了窗,種一般般,但色是多彩,教人有點心動,貨主漫天開了一個不是想賣的價,(也就是高得超乎能想像的價),看能不能運氣好能碰上個死耗子!所以,我也就呼應了“喊天還地”的方法,還了一個價,讓他考慮考慮。隨後,便鳴金收兵,倘若,再不休息,就會被曬昏或烤熟,也藉此讓買賣雙方,彼此冷靜一番,好好思考要不要加價追貨,或是想不想擁有一個新的客人,各自回去想想,再用電話連絡。

接下來的幾天,又跑了幾家的商號,看了看各類不同場口,不同屬性皮殼和玉種的賭石毛料。發現好毛料數量少了、體積也小了、價錢更高了,手中要有好貨真的難了,真的越來越難了。
此次之行,見了見老朋友,同業間相互交流心得,探訪新的原料市場趨勢與行情走向,也看了一些巧奪天工的收藏作品,除了讚嘆天財地寶的靈巧,也隨喜我們自己宿世的福報。
高檔的色料當然是價值不菲,特別是“種好的毛料”真是鳳毛麟角,連見它一面都得要靠關
係和福報了。
話再說回來,我們曾經給過價的,或是看上眼的,並非每一件都能如願以償。在此,特別以那塊形狀不錯的10KG蠟皮殼烏砂石來做討論並做一個總結。
五、跟不跟?自己都要有結論
開價是一個故事的開端,價格是一個能否能讓這齣戲有結果的主要原因。
我來描述這顆10KG的原石:
(以下是它吸引人的原因)
一、它的表面綠色松花點點,成片成面,令人有一夕致富的想像。
二、體積夠大,便以取料,運氣若好,說不定可以取出手鐲。
三、價錢也不大,況且依經驗,有很多高色的戒面,是出自這類毛料。
四、價錢是可以再談再商量的,並非開價就是成交價,是可以看多少給多少的。

經過了再三的思索決定不再加價
(以下是我不加價的理由)
一、 它不開窗是矇頭貨。(雖然有綠,但是切記,寧買一線,不買一片。)
二、 綠松花的綠色表現,應該皮殼推開,顯現出綠色,會有加分效果,但連推都不推開,還是曾推開過後,因不理想而又再塗蓋起來? 也是疑點之一。(皮殼應推而未推,不是正常現象。)
三、 十個烏砂九個灰,黑烏砂底灰而綠不張顯,細裂也多,個子若不夠大,恐怕也做不出東西來。黑烏砂毛料,賭性風險大,但暴發也強。可是沒開窗的矇頭貨還是少碰為妙。( 躺在黑烏砂槍口下的人,已不計其數……。)
四、 既然都是賭貨,誰也沒把握,“神仙難斷寸玉不是嗎?”更何況他們對毛料的了解,遠超過我們,更不會輕易地放棄任何一點能呈現吸引我们目光的機會,那怕是一點綠,都是他抬高價格的契機。

換言之,若有高色,他不可能會讓它隱藏。
若有好種,他不可能不開窗。而且,既是滿個子的矇頭賭貨,我相信,我肯定不會比他懂,所以我不追價。此刻,我心中出現“劍膽琴心”如履薄冰”在此,願以小小心得,跟想了解原石買賣的朋友分享,並共勉之。
註一 清水的用途:是要倒在皮殼上找松花或是塗在開窗水口上,想像拋光後的種水,以便估算成品的”質量”價值。
註二 強力手電筒:主要是用來看原石毛料的裂痕深淺及解理紋的多寡,以便初步計算,能作出成品的”數量”。
註三 握手:是恭賀彼此”成交”的表示,也希望生意能長長久久,永不停歇。

 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